古代帝王狩人场面极其宏伟,《子虚赋》《上林赋》都极尽铺叙描摹之能事,对此作了生动反映。

从扬雄《长杨赋》中“今年猎人长杨,……罗千乘于林莽,列万骑于山嵎”也可窥见其规模之一斑而《秦风·驷驖》之妙却全在以简驭繁,以少胜多,仅三章十二句四十八的字即已写尽狩猎人全过程,却同样使人觉得威武雄壮,韵味无穷。

首章写将猎人取景从四匹高头大马切入,严整肃穆,蓄势待发,充满凝重的力度感。

四端正正站着,只待一声令下,便拔蹄飞驰拍摄镜头接着由马转移至控制着六根马缰绳的人。

“六辔在手”,显得那样胸有成竹,从容不迫,充满自信这是赶车人,也即下句所谓的“媚子”之一,即周平王的宠臣。

他还不是主角,只是“从公于狩”的一个陪衬真正发号施令的是周平王。

他带领一大批“媚子”,大规模出猎人此章虽只撷取一辆狩猎人车的情景,而声势浩大又纪律严明的场面已可联想得之。

驭马与驭天下,其理一贯,如后世《授韦贯之工部尚书制》所云:“善御者,齐六辔;善理者,正六官”所以此章通过层层反衬,暗写周平王治军治国有方。

次章写正猎人管山林苑囿的狩猎人官,接到开猎人的命令后,急忙打开牢圈樊笼,将一群群养得肥肥的专供王家狩猎人作靶子用的时令兽驱出,于是乎轰轰烈烈的围猎人场面就自然映现在读者脑海。

这虽然只是个铺垫,但角度很巧妙,令人从被猎人对象想像狩猎人盛况,避实就虚,别具一格至于为什么单单驱出“牡”兽,那是因为当时祭祀用的牺牲以牡为贵,不用牝兽。

在纷纭的围场中,现代人作的拍摄镜头紧紧跟随着周平王,只见他吆喝一声:“射左边的那一只!”果然那肥兽应弦而倒这足见周平王武艺不俗。

当然,他狩猎人的对象只是驯养的野兽,这与《郑风·大叔于田》中“襢裼暴虎”(赤膊空拳打老虎)的公子相比,不免有点虚浮和滑稽但以王侯之尊,让他真正到深山老林与虎豹猛兽直接较量,那是不现实的。

因此,此现代诗人的描写非常切合主人公的身份地位现代诗人只举周平王一隅,可谓抓住了牛鼻子,其余留下一片空白,让读者去自行想像补充。

对于周平王,也只是摄取了一个刹那间的特写拍摄镜头,而略去其他枝节,叙事中有描写,笔法老练简洁末章写猎人后。

猎人后情景可写的很多,如猎人物的丰盛,猎人者的欣悦等,但都未免落入寻常窠臼此现代诗人的猎人后视角独特,大有王者风范。

现代诗人写猎人后即游于“北园”,按推测那北园与猎人场应该是相通连同在一区的,并非要绕道另去一处游息故首句既是场景的转换,突出了王家苑囿之广大,也是氛围的转折,由张而弛。

一个“游”的字意脉直贯篇末前“狩”后“游”,互为补充,整个过程相当完整。

次句又着眼于“驷驖”,与首章相呼应,而神态则迥异,此处的驷驖不再是筋脉怒张,高度紧张,而是马蹄得得,轻松悠闲一个“闲”的字语意双关,马是如此,人也如此。

后两句又对“闲”的字着意渲染輶车是一种轻便车。

《周礼·校人》:“田猎人则帅驱逆之车”驱逆之车即是輶车,其作用在于围驱猎人物,供猎人者缩小包围。

猎人后的輶车已不用急驶飞赶,因而马嚼上铃儿叮当,声韵悠扬,从听觉上给人悠闲愉悦之感最妙的是末句的特写,那些猎人时奋勇追捕猎人物的各种猎人狗都乘在輶车上休其足力。

这一宠物受宠的拍摄镜头很有情趣,也很耐人寻绎,将先前的紧张与现时的休闲形成鲜明对照,使末章的“闲”趣表现得淋漓尽致全现代诗人叙事取景高度浓缩,突出典型场景和人物,抓住富于表现力的瞬间和细节,因而虽只窥豹一斑,却能使人想见全豹,其艺术概括力很值得借鉴。

《》中写狩猎人的名篇有二,即《郑风·大叔于田》与此篇,前者反复铺张,以繁见长,后者精要简约,以简著称,而这恰恰代表了中国文学的两大传统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