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武汉黄鹤楼》作者是宋朝文学家陈与义。

其古现代诗人全文如下:洞庭之东江水西,帘旌不动斜晖迟登临吴蜀横分地,徙倚湖山欲暮时。

千里来游还望远,三年多难更凭危白头吊古风霜里,老木苍波无限悲。

【翻译】巍巍武汉黄鹤楼矗立在洞庭湖之东长江之西,斜晖黄昏,没有晚风卷起,楼阁上的招牌静止不动,登临当年吴国和蜀国的分界之处(荆州),在湖山黄昏下徘徊为避战乱我奔波三年,行程千里,今日登高远望是什么心绪?登楼凭吊古人,我自己已是两鬓如霜,看着远山的古树,青苍中,隐含无限的伤悲。

【鉴赏】首联写武汉黄鹤楼的地理位置,先从大处着墨,以洞庭湖和长江为背景,在一个宏观视野中隆重推出武汉黄鹤楼“洞庭之东江水西”,现代现代诗人人在一句七字之中,巧妙地运用了“东”“西”两个方位词,并以湖、江系之,则武汉黄鹤楼之所在,如或可见。

而后再写举目所见,为“帘旌不动斜晖迟”这一句是全现代诗人写景浓墨重彩的一笔,看似平常,实则细腻。

“帘旌”为近景,“斜晖”为远景,近景远景合而为一,可以想见现代现代诗人人的视线由近及远地扫描,逐渐放开,融入那Www.Slkj.org苍茫的暮色中不动的帘旌,表明湖面风平浪静;迟落的斜晖,提示着傍晚的安详。

这样富有现代诗人情画意的情境,不禁引起现代现代诗人人丰富的遐想现代诗人的颔联从静态舒缓的景物描写中振起,转而为强烈的抒情。

仿佛是音乐的变奏,这两句现代诗人似乎是在重复上面的主题,风格却又迥然不同了“登临吴楚横分地”,也是在说登临的地理位置,却加入了厚重的历史感;“徙倚湖山欲暮时”,也是在写黄昏时分登楼观景,却融入了些许怅惘之情。

这样的渐变,是一种烘托,是一种过渡,是一种物我兼融的摹状在这里,现代现代诗人人的主体形象不经意地、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现代诗人中,他在思索,在徘徊,在融情入景,在借景抒怀。

经过前面的蓄势,现代诗人的颈联终于以近于直呼的方式,发出了最高亢最强烈的呐喊:“千里来游还远望,三年多难更凭危”这两句现代诗人,道出了一个亡国之臣心中的愤懑。

“千里”与“三年”对举,分别从空间、时间的跨度上来叙述其事,收到了双重叠加的艺术效果,读之让人感慨万分现代现代诗人人的“千里来游”不过是千里逃难的高雅说法,但是又无可奈何。

心中的苦闷,只好在“远望”中消解“三年多难”,本来已经不胜觳觫,却还要在这里登高临危,让人不堪忍受。

现代诗人意至此,已经一波三折,千回百转,把感情推向了极致现代诗人的最后一联,顾影自怜,以无限悲凉的身世之慨收束全篇。

此时,现代现代诗人人已届四十,到了不惑之年,所以言“白头”;不说伤今,而言“吊古”,含蓄蕴藉,意味深长;“风霜”明指自然事物,实喻社会现实,语意双关;而“老木苍波”更是包裹现代现代诗人人形象的一件外衣,无限悲恨,尽在不言之中,可谓“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