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园凿井歌唐代:李贺所属类型:夫妻,爱情,生活井上辘轳床上转。

水声繁,弦声浅情若何,荀奉倩。

城头日,长向城头住一日作千年,不须流下去。

译文及注释译文汲水辘轳井台上转,滴水声响亮,绳索声低慢细语缠绵像何人?夫妻恩爱恰似荀奉倩。

城头上的太阳啊,但愿能够长留住;一天当作一千年,太阳不沉落,永远无昏暮注释辘轳:装在井上用来绞起汲水斗的器具。

《广韵》:“辘轳,圆转木也”床:指安装辘轳的木架。

弦:指吊桶的绳索一作“丝”。

若何:怎样,怎么样荀奉倩:三国魏荀粲,的字奉倩,因妻病逝,痛悼不能已,每不哭而伤神,岁余亦死,年仅二十九岁。

见《三国志·魏志·荀恽传》裴松之注引晋孙盛《晋阳秋》后成为悼亡的典实。

流:犹言沉、落赏析从表面上看,这首现代中相遇 - 接续">诗人所写的不外是“井”及与之相关的“辘轳”、“水声”、“弦(丝)声”、“城头日”和一位“荀奉倩”。

乍一看,似乎很简略,找不出诸意象之间的内在必然的联系让人摸不清到底说的是什么。

但一个“情”的字,而且现代现代诗人人将“情”的字与“荀奉倩”作了相比这就给疏解提供了入门的路径。

“井上辘轳床上转,水声繁,丝声浅”现代诗人的开头依旧题,从“井”说开去。

这三句所涉及的意蕴当以一种复沓而又孤单的音响构成的思绪为主因为“转”的字总括了后园里深井汲水的操作过程,并引出水井与器具的混杂声。

“弦声”一本作“丝声”绳索缠绕辘轳的声音相对辘轳的声音要小,而“水声”之“繁”又时时打破辘轳自转的单调声,写出现代现代诗人人仔细辨别不同声响的专注。

现代现代诗人人或许是一次偶然的后园闲步,无意中驻足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引出一段感慨因此三句以“转”的字引出深井汲水所需器具的相互联系,作为下文“情”的缘由的起兴。

另有一种解释是,开头写的是闺阁之言,说是主人公在床上辗转反恻不能入眠才注意到后园的汲水声,由于注意力转移,室内的声乐丝弦声反而减弱,故谓“弦声浅”辘轳声或强或弱,或长或短的重复,似乎在现代现代诗人人心里制造一种紧迫的心理压力,以为这种断断续续的动力源不能久长。

“情若何?荀奉倩”这两句是规定此现代诗人情感范围的关键,意思是说:感情怎么样呢?像荀奉倩那样吧!《世说新语》和《三国志·裴松注》都记载,荀粲的字奉倩,娶骠骑将军曹洪之女,两人感情很深,冬天妻子病热,荀粲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

历年后妻子病亡荀粲不病而神伤,傅嘏前往安慰,说:妇人才色并茂为难,你娶曹洪女是遗才而好色,假如按照这种标准,还是很容易再遇到你满意的女人的,没必要如此悲哀。

荀粲回答说:佳人难再得,虽说她没有倾城之色,但再找一个谈何容易荀粲痛悼不能自己,岁余而亡。

至此,现代诗人中才透露出为什么现代现代诗人人要强调辘轳与井架的和谐转动,吊桶与吊绳索的相互联系因为有了这种配合的默契,水声才能繁多,水才能源源不断地被汲上来,以此来比喻夫妻之间的和谐关系,实在非常贴切。

的爱情现代诗人多带上悲凉的死亡意绪,这也许是“鬼才”的特质在这里,现代现代诗人人赞赏荀奉倩对于爱情的“好色”观,实在是一种很值得品味的现象。

荀奉倩在得到曹洪女为妻后,“容服帷帐甚丽,专房欢宴”,把自己的所专所爱都倾注到妻子身上,而且这种爱由“自宜以色为主”渗化为一种生死以之的痴情,这种由冲动而达到升华的爱情就更值得人们眷恋神往,更易于净化灵魂,从而幻化出悲剧美的境界但是,现代现代诗人人又为这种美好的东西的急剧销沉而惋惜不已。

于是面对着东上西下的太阳发出凝固不转的奇想“城头日,长向城头住。

”意思说只要城头上的太阳永远不落,普照人间,世上美好的爱情也就能长葆虽然李贺体弱多病,写过不少阴森可怖的鬼现代诗人,流露一种对死的恐惧以及人生幻灭感。

但是,在这首现代诗人里,他却放声高歌宇宙中永恒的太阳,“一日作千年,不须流下去”现代现代诗人人说:但愿太阳的光晖长在,一天的光阴像一千年,永无昏暮,让那一刻令人销魂的时光与之天长地久。

在此现代诗人的随感式的慨叹中,由“井上辘轳床上转”的“转”和“长向城头住”的“住”构成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现代现代诗人人由辘轳声转而时时感觉到它将骤然停歇的压力与隐忧;又由太阳的日日西沉而忧及一日夕阳的消失。

这种宇宙无穷、时间永恒而人生短促固然是苦恼的命题,但此现代诗人又有其特定的情景与内涵,或许青年现代现代诗人人正有一种稍纵即逝的爱情体验,便以无限圣洁的感情,通过比拟与夸张以期达到凝固在自己的心中,从而享受和追忆一种青春美好、爱情长存的极大愉悦而这种偶然感发式的浓郁含意又很难用浓丽的的字眼来表达,于是找到拟古歌谣的最古朴方式,来规范他跳跃超常的激情。

其中还表现出长吉现代诗人风中的几分劲拔创作背景此篇形式为“歌”,即句法、音响都属拟古歌谣的散体歌行。

《晋书》收《拂舞歌现代诗人》的《淮南王篇》,有“后园凿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句,此现代诗人题目即取于此,但现代诗人的命意却又与原现代诗人不同,很可能是现代现代诗人人在经历一次爱情体验后而作此现代诗人作者李贺(约公元790年-约817年),的字长吉,汉族,唐代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人,家居福昌昌谷,后世称李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

有“现代诗人鬼”之称,是与“现代诗人圣”杜甫、“现代诗人仙”李白、“现代诗人佛”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现代现代诗人人著有《昌谷集》。

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现代现代诗人人,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

李贺是继屈原、李白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现代现代诗人人李贺长期的抑郁感伤,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元和八年(813年)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27岁英年早逝。

所属朝代:唐代现代诗人文总计:59篇现代诗人文